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新闻中心

【来!村里逛逛】高原雪山下 被玫瑰改变的村庄

发布日期:2021-06-29 15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辽宁省民营企业文化促进会缅怀抗。央广网阿坝8月3日消息(记者孙冰洁)7月24日,清晨,四川阿坝小金县的深山里,淅淅沥沥的小雨还在下。站在环村而建的公路上,能把冒水村的全貌一览无余。四围尽是山,一望无尽绿。在满目的绿意中夹杂着像云一样大片的绯红,走近,是一朵朵沾着雨水娇艳的红玫瑰。时值7月末,海拔近3000米的高原山村,玫瑰已经进入最后的采摘季。

  高原天气多变,十里不同天。一朵云飘过来就是一场雨。云飘走了,刺目的阳光接踵而至,灼得人睁不开眼。玫瑰花遇到烈日容易打蔫,为了保持新鲜度,村民们往往凌晨两三点钟就要出门,赶在太阳出来前收工。5月末到7月末,是高原玫瑰的成熟季,这意味着忙碌的采摘也要持续三个多月。

  头发一丝不乱地梳在脑后、一身家常打扮的村支书陈望慧站在地边,扯着嗓子对还在地里采摘的几名村民喊道:“快上来,要下大雨了。”

  闻声而动的村民们加快了摘花的速度,因为下雨,他们比平时出来得要晚。前来收购鲜花的卡车已经停在村口,村民们麻利地将玫瑰装袋、称重,收购师傅在一旁算账,直接将现金发到村民手里。看着数钱的村民,在一旁的陈望慧脸上露出了笑意。

  冒水村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,地处红军长征中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——夹金山脚下。村子离小金县县城三十多公里,海拔2600米。因为土地贫瘠,资源匮乏,加上大山阻隔,多年来,这里一直是四川省的脱贫攻坚难点。

  在冒水村,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,务农仍是大部分老百姓的传统生活方式,土豆和豌豆是这里的主要粮食与经济作物,但通常只够自给。大片大片的土地实际更适合长草,夏天到了,山上白色的积雪被绿色的植被顶开。日子要想过得不错,除非养上上百头牛羊或者做生意。

  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达维镇冒水村村支书陈望慧(央广网记者 韩靖摄)

  二十多年前,陈望慧嫁到冒水村,不久后生了孩子。如果像村里的大多数妇女一样,她会在丈夫外出打工后,自己一个人侍弄家里的几亩地、“拉拔”孩子、照顾老人,在大山里平淡地度过大半生。

  可陈望慧偏偏是个好强又爱折腾的女人。幼年丧父,未出嫁前,身为长女的她为了帮助父母照顾四个弟弟妹妹,只念到初中就辍学。小金县的群山盛产松茸,听别人说捡松茸挣钱,陈望慧每天天不亮就跟人去爬山捡松茸,因为能吃苦,捡的量比成年人都多;打猪草、种农作物也要做得比别人都好,事事走在人前头。她觉得这样做,回家能看到妈妈、奶奶的笑容,“辛苦点也是值得的。”

  生了孩子后,为了改变家里的状况,陈望慧在镇上开了家面馆,并在村里当起了“流动”厨师,遇上红白喜事,谁家需要,就在谁家门前支一口锅,抡起大勺煎炒烹炸。因为个性爽朗、干活麻利,村民都喜欢找她。在这段当厨师的日子里,陈望慧几乎走遍了全县大大小小的村庄,在乡里乡亲中混了个脸熟。

  2003年,陈望慧在达维镇开了一家饭店,主营餐饮和住宿,三年后又在四姑娘山下的日隆镇开了家分店,生意一直不错,她成了小金县的致富能手。

  7年后的2010年,当陈望慧注册公司准备做野生菌菇加工生意时,正逢冒水村村委会举行换届选举。这次选举,她被推选为村委会主任。本来只满足于自己过上丰衣足食小日子的陈望慧,开始觉得自己对村民有一份责任,如何带领村民过上好日子,成为她日夜思索的问题。

  在此之前,冒水村村民也曾通过种水果、种蔬菜等方式探索致富的路子,最终都因信息闭塞、交通不便、销路不畅失败。

  冒水村是整个小金县里,最早批量种植玫瑰的村子,而陈望慧是将玫瑰大规模引进这里的第一人。

  站在今时今日回顾当初,这个引进玫瑰的故事里更多的是偶然与戏剧性。而在彼时彼地,却是令陈望慧大伤脑筋的难题。

  冒水村四周大山环绕,山高林密多野猪。2011年春天,刚当上村主任不久的陈望慧,家里三天两头有老百姓找上门,为的都是同一件事——庄稼被野猪拱了。

  冒水村可用于种植的土地本就不多,庄稼被野猪一糟蹋,基本连自给自足都难实现。为此,陈望慧带人去打了几次,均无功而返。一筹莫展之际,她突然发现庄稼地边,唯独两棵野生玫瑰保存完好,从未被野猪“偷袭”过。常年做生意的直觉让陈望慧旋即冒出了一个想法:玫瑰不是粮食,野猪不爱吃,而且浑身带刺,野猪也无从下口,要不要试试种植玫瑰?

  想法虽然大胆,但真要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。陈望慧清楚,种植玫瑰的目的是为了卖钱,而当时她对玫瑰仅有的概念就是可以做成馅儿,包在包子里吃。

  陈望慧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。第二天,她就委托朋友上网查阅玫瑰的价值,得到的答案是:玫瑰精油被誉为“液体黄金”,甚至比黄金还贵。听完朋友的回答,她激动地猛拍了一下桌子:“不用跟黄金比,只要比土豆、豌豆强就行www.nmgmo.cn

  说干就干!次日一大早,陈望慧只身前往成都,彼时,经历过汶川地震的公路还没有完全修好。山路颠簸,因为晕车,她吐得一塌糊涂,司机听说她还要去甘肃,极力劝阻。但倔强的陈望慧仅在成都休息了一夜,便马不停蹄继续赶路。那是她平生第一次单枪匹马出远门,直到在甘肃被一个跑野的的司机载着,在满眼尽是黄土高坡的路上跑了几十公里,她才感到害怕。那时没有手机,她就用相机给车子和司机拍了照,心想万一有啥事可以留个线索。

  接下来,她又去了山东、云南、贵州等7个有玫瑰种植经验的省份考察。没有人引荐,她凭着一股子蛮劲,直接去当地的农科院等机构找专家,了解市场、学技术、挑种苗……

  带着从这些省份精心挑选的8个玫瑰品种,陈望慧想在冒水村进行试种。但村民种了大半辈子的庄稼,想让他们改种似乎只能看、不能吃的玫瑰花,很多人一时接受不了。

  要说服当地的老百姓,陈望慧深知需要通过更广泛的调研学习、科学的认证,并且要示范带头,这样老百姓才敢跟着“冒险”。

  2012年,她又陆续去了河南、山东、陕西、湖北等六个省考察,多方面了解玫瑰种植技术的同时,还自掏腰包将各个基地的玫瑰苗买回家,免费分给冒水村村民。有人拿到种苗后就“甩掉”了,也有人种下了,当年全村一共种了约50亩,陈望慧自己也种了一亩多地。

  “那时候觉得姐姐疯了,自己的饭店、酒店一年收入好几十万元不去管,每天想这些不现实的事。”陈望慧的弟弟陈望伦说。然而,家人的不理解丝毫没有动摇陈望慧的决心。

  从发芽到开花,那段日子陈望慧几乎天天在地里盯着,家里人觉得她“魔怔”了:家都不顾,眼里心里只有玫瑰。

  好在这些珍贵的花苗没有辜负陈望慧的期望和努力,2012年种下去的玫瑰,第二年上半年就开了花。而小金县独特的高半山气候条件也特别适宜玫瑰花的生长,平原地区的食用玫瑰花期只有短短的20天,在高原却能开上3、4个月,从海拔2000米到3500米,花开不断,而且每亩地的产量是其他玫瑰的三倍。

  次年玫瑰花开时,陈望慧把玫瑰花带到成都茶业市场,向那里的商家咨询,得到的回答让人惊喜:“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玫瑰,这花你有多少我要多少!”

  陈望慧还是不放心,把采下的玫瑰花一部分自己加工成玫瑰花酱、玫瑰花茶,另一部分则由她和老公开着越野车运去兰州,想试试能不能提炼出高质量的精油。

  当时的细节如今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。陈望慧记得,到兰州的加工厂时已是下午,她和丈夫守在轰隆作响的蒸馏机旁,直到凌晨两点钟,终于等到了一层黄色的精油。

  玫瑰精油拿到手里的一刻,陈望慧流泪了。这个举动令一旁的老公吓了一跳,结婚这么多年,他几乎从未见过妻子流泪。“我老公问我咋子,我一下晃过神,说我很高兴看到玫瑰精油了,我老公笑着说我是‘瓜娃子’。”

  穿过冒水村的标志性的石桥,拾级而上,站在村子最高处,可以俯瞰全村的面貌。过去的几年里,大多数原来住在山上的村民都搬了下来,住进了整饬一新的两层小楼。干净的白色墙壁上画着彩色的玫瑰图案,在这里,随处都能看到玫瑰的元素。

  从冒水村延伸出来的玫瑰种植产业,也让周围的乡镇看到了希望。在推广玫瑰种植的过程中,陈望慧逐步探索出“支部+公司+基地+合作社+农户”运营模式,慢慢地,玫瑰种植从冒水村扩展到夹金村、共和村等多个村寨,越来越多的村民加入进来。

  离冒水村不远,在海拔3000米的共和村,藏族老人喻福良望着一朵朵正在绽放的玫瑰花,高兴得合不拢嘴。作为最早加入玫瑰种植的农户之一,他共种了4亩地900多株玫瑰,按每斤8至10元的鲜玫瑰花收购价,今年能卖到4万元。

  共和村200多户,约80%的村民在种食用玫瑰。仅玫瑰花一项,全村去年实现收入47万元,今年预计可达100万元。靠种玫瑰,全村去年已实现整村脱贫“摘帽”。

  晚饭时分,结束一天工作的冒水村村民张成英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家中。新装修的宽敞客厅里,两个上小学的孩子正在做作业,八十多岁的婆婆刘大娘在厨房忙活,在外打工的丈夫还未归来。这个五口之家此前因为疾病、没有固定工作在贫困中艰难度日。种植玫瑰之后,张成英在附近的玫瑰加工厂上班,同时照顾老人孩子,丈夫田小军则在农闲时节外出打工,生活条件的改善也让笑声重新回到了家中。

  2016年,陈望慧当选为冒水村村支书。次年,陈望慧卖掉城里的房子和商铺,拿出所有积蓄,最终筹资3000多万元,建成了4000多平方米的玫瑰精深加工厂房,优先吸纳周围的留守妇女、贫困户进厂做工。2018年起,小金县形成了玫瑰“种植、深加工、销售、观光旅游”于一体的产业链,玫瑰产品远销全国各地和日本、韩国等数个国家。

  从冒水村开放到全县,玫瑰产业撑起了无数人的小康梦。目前,小金县有13个乡镇41个村的3300多户村民种植玫瑰13200亩,其中包括1100户贫困户。去年4月,小金县一举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。

  在玫瑰加工厂旁,一座新建筑正在施工中,这是陈望慧正准备大力投入的玫瑰科研中心。“将来,希望能够打造一个集研发、加工、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。”这个只有初中学历的女人,说起这些头头是道。因为疫情,原本出口的订单受到了一些影响。最近,她又在研究直播带货,采访完的当天夜里,她还要前往成都,参加一场由四川妇联发起的直播带货,之后她还要再次出差考察……

  没人知道陈望慧的精力到底有多旺盛,在弟弟陈望伦的印象里,从种植玫瑰开始,陈望慧只在春节期间休息过一两天。采访过程中,随时有电话打进来,有村民、商户以及记者……她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宣传小金玫瑰的机会,多一个人知道,就意味着多一份机会。

  在一次闲聊中,陈望慧说,她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,小时候那么努力做好每件事,只是想看到亲人的笑脸;如今长大了,这个想法还是没有变。“我所做的一切,也只是为了让村民高兴。”

  6月以来,大马士革玫瑰的清甜花香飘满了四川阿坝州小金县的田间地头,万亩高山玫瑰争相怒放,当地群众也开始忙着收获奔往小康路上的“致富花”。

  在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,四川汶川县绵虒镇超前谋划,一手抓疫情防控,一手抓春耕生产,确保疫情过后,今年农业生产稳定。

  10月12日早上10点30分,净土阿坝?红色长征汽摩拉力赛在四川四姑娘山景区游客中心举行了开幕仪式。

  7月24日,清晨,四川阿坝小金县的深山里,淅淅沥沥的小雨还在下。站在环村而建的公路上,能把冒水村的全貌一览无余。四围尽是山,一望无尽绿。在满目的绿意中夹杂着像云一样大片的绯红,走近,是一朵朵沾着雨水娇艳的红玫瑰。时值7月末,海拔近3000米的高原山村,玫瑰已经进入最后的采摘季。